— S t r a w b e r r y —

kiss my eyelids

黄宇航第一视角 勿上升真人

2016.10-2017.4




我躺在木质双人床的上铺,这里是24楼,窗外是繁华的大都市,已经很晚了,外面还是灯火通明,一栋栋高耸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像从这座城市的土地里生长出来的一样,成千上万个光点连接起来,形成城市的脉络。耳机里放着的音乐让我烦躁不已,更加失去睡意,切到下一首,居然是你给我推荐过的歌。kiss my eyelids

——————————————————
我记得我走的那天你陪我到机场,你说:“黄宇航,你要照顾好自己。”我说好,这么矫情真不像你的风格。我顺着人流进了登机口,回头望你一眼,看到你居然红了眼眶,我的心好像也被你狠狠的抽了一下。
——————————————————

手机只剩4%的电量,你推荐给我的歌刚好听完,回忆用了4分28秒的时间。
来上海不过几个月,我就开始想念重庆的火锅,公司楼下的串串香,还有你家门口的小面。上海人做饭总是放太多糖,甜的腻人,嚼几口便没了食欲。有时实在是吃腻了,就去外面吃火锅,点麻辣,却怎么也吃不出重庆的味道。
真有点想念你了,可现在的我大概没什么资格吧,我连名字都换了,手机也换了,从列表里删去一个个联系人,到你的名字我忽然下不了手。一个小小的按钮,一旦按下去,好像就把我们过去的一切全部删除了。
离开公司,我早就下定了决心,面对你,却迟迟开不了口。那时,我心中有一点自私的小芽生长出来,期盼着你能和我一起走,我知道这是可能性几乎为零的事,却还是压抑不住内心肆无忌惮地生长着的希望。就像我们在镜头前掩饰不住的暧昧,若有若无的小动作。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我的嘴唇覆压在你的嘴唇上面,好冰啊,是这里太冷了吗,昏暗的灯光,我只能模糊的看到你的脸,鼻尖和鼻尖的距离3毫米。我尝到你嘴里抹茶甜筒的味道,粘着的空气,你左耳挂着的耳机摇摇晃晃地掉下来,可是我们谁都没有理会,我听到你小兽般的鼻息,你的手抓着我卫衣的帽子。外面远远的传来声乐老师的声音,你吓得一个激灵,明明脸都是红的,还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结结巴巴地叫我快出来。后来你告诉我,那天我的脸也很红,只不过因为你黑,所以不明显罢了。我完全不想和你抬杠,继续认真的翻看着剧本,那天是10月21号。
后来的事情我们谁也没有料到,一切发生的事都很不真实,被置于舆论焦点的我,每次登陆微博都收到大量的未关注私信,无数句人身攻击,甚至每天去公司的路上都有人堵我。

你说:“没有关系,我陪你。”

这句话说来容易,做起来却又是无比困难啊,连发个微博都要公司批准的我们,你用什么方法来保护我。
公司不负责任的处理方式让人寒心,说到底,我们只不过是他们的员工,业绩好的就拿到更多的报酬,业绩差的就一把丢掉,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一次次的月考,一个又一个淘汰掉的练习生。现在我失去用处了,我变成了一张完美的脸上的一个污点,公司是不是要丢掉我了呢。
12月25号那天演出,上场前你给了我一个拥抱,这是我们紧张时彼此安慰对方的方式,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想你的心里也很明白。
我再也不会是你们的班长了。




我拿起手机,11点56分,现在的你睡了吗?






评论
热度(9)

2017-04-04

9